|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庄孔韶教授访谈录

2011-03-21

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庄孔韶教授访谈录

刊于《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1期(pp13-27)

2010年12月3日,2011年1月2日和15日,中国农业大学社会学系孙庆忠教授(人类学博士)采访了庄孔韶教授。下面是章节介绍和部分内容摘要。本站全文登载,详细请看 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庄孔韶教授访谈录

受访者:庄孔韶 采访者:孙庆忠

庄孔韶:1988年获中央民族学院民族学博士学位,同年获首届香港霍英东教育研究基金后赴美访问研究。1990—1992年获美国华盛顿大学切斯特?弗里茨博士后研究基金,在该校杰克逊国际研究学院和人类学系从事研究工作。1994年后曾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主任、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实验影视人类学中心主任、多元文化研究所所长。2003年以来任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2010年受聘为浙江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汉人社会、影视人类学理论与摄制、教育人类学、历史人类学、文化撰写的多元实践、应用人类学和文化遗产保护等。代表性著作包括《教育人类学》(1989年)、《银翅,中国的地方社会与文化变迁(1920-1990)》(1996年)、《时空穿行——中国乡村人类学世纪回访》(2004年)、《行旅悟道——人类学的思路与表现实践》(2009)等;主编《人类学通论》(2002)、《人类学概论》(2006)、《人类学经典导读》(2008)等系列教材;《自我与临摹》(2001)、《远山与近土》(2001)等人类学诗集、随笔、摄影集和田野志五本;以及《端午节》(1996年)、《虎日——小凉山民间戒毒实践》(2002年)等多部影视人类学片。
孙庆忠:中国农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人类学博士。

题记:作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重建以来的第一批研究生,庄孔韶教授1978年师从林耀华、黄淑娉两位先生从事学术研究开始,亲历了学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从原始社会史的学习入手,到对西南少数民族调查的专业训练,从八十年代中后期转向汉人社会研究,到九十年代以来积极投身于人类学的应用研究,可以说,在他关注的每一个领域都有贡献于学界的研究成果。为了呈现这位人类学家从事研究的行进脉络、探索的理路、思考的灵感和人生体悟,2010年12月3日,2011年1月2日和15日,采访者三次听庄孔韶教授畅谈,分享了其行旅与悟道的过程。现辑录成篇以飨读者。

一、生物-文化整体性:见证彩云之南的民间智慧

孙:您在云南山地民族的调查经历,后来在应用研究项目对人类学理论与应用的深度思考,不仅让同道们充分地体会田野的个中滋味,更能激发年轻的后学对学问的热情。您的研究经历足以让后辈们懂得,今天感兴趣并投入精力的问题,不是出版一本著作就终结了,有一天它还能够被重新唤醒,而且前期积累得越深厚,他年唤醒自己,触发学术灵感的力量就越强。实际上,通过实践来进行人类学理论的提升,在您的研究中是有一条清晰路线的。

二、作为文化的组织:人类学应用的第二个理论尝试

孙:在您看来,公共卫生和人类学结合有两个重要的理论支撑,一个是生物文化整体性,另一个是作为文化的组织。您把组织人类学提到非常重要的研究问题上来,并将其应用在对性工作者的研究上,从而对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工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您能讲讲这个原则应用的具体过程吗?

庄:...... 这件事也说明,人类学家对相关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知识都应该了解,哪怕是皮毛也要知道,这样思路才能跟上,否则评估就变成了平面评估。与此相应的人类学教学,应该让同学多读相关领域的书,思想史、宗教、哲学跟地方哲学的书都应该涉猎。指导研究生也不能只知道套用理论,而是要在田野中转换思想,使它变成每个学生和调查者的新诠释,以及应用上的新建议。

三、汉人社会研究:学术构想与探索发现

四、人性的转变抑或文化的传递:教育人类学的重构与表达

五、不浪费的人类学:多样化的文化表现与自我观照

六、人类学的努力:“一艺多技”与“触类旁通”

孙:您在《行旅悟道》的序言里说,“唯有人类学理论指导下的学术实践才是有前途的,人们穿梭于学院派的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将不断地推动中国人类学未来的健康发展。”从您三十多年的学术研究历程里我们可以看到,早期的田野累积总给后期的研究带来那么多的灵感滋养。您对多领域知识的吸纳,以及在田野中的理论运用,都已转换成对于人类学思想的深度把握,转换成了自由穿梭于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能力。从早期对西南山地民族的调查,到近几年对组织人类学和生物文化多样性原则的应用实践,回首自己的研究,您再谈一谈总体的感受吧。

庄:做学问吧,它必须有兴趣。另外呢,人类学跟别的学科有一个差别,就是主要是关于人、文化,围绕着人性,这些转的,或者个体或者群体,它总是围绕文化转的。而和人相关的知识太多了,所以做人类学研究,不能就读人类学的书,而是哪种都得读。人类学家的人类学过程,无论是学习、调查、理解、诠释、评估、转换等,各种知识总是在交汇之中,久而久之,我想,首先尽可能地尝试“一艺多技”,长年的实践之后达到“触类旁通”,我想至少是我希望的和努力的境界。我觉得人类学家是专家,也是杂家,因为围绕人性跟文化多样性的知识太多了。这些知识又是关联的,我上世纪80年代对刀耕火种的调查研究,二十年以后的一个机缘这个知识又会转换到修补破损的生态系统中。“虎日”的仪式研究的文化诠释之后,不又转换到了应用性戒毒的路上去,不仅如此,电影也配合上,从记录性质转为应用目的;传销、家族企业和农民工(含小姐)组成特征,不也是都从一个个群体中找到他们所共同携带的“作为文化的组织”的文化惯习;总之,电影和文字系统的交叉套用,互补又兼顾,可见知识、领域和方法的混生状态提供了未来触类旁通的可能性,何乐而不为!人类学家有可能一艺多技,也就是多种表现实践在研究中的综合运用。人类学的一艺多技,现在我觉得渐渐增加了应用。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就是,我所做的应用必有理论支撑,无论是组织人类学,还是生物文化整体性,都是这些年想的。人类学家如果田野做得够、做得足的话,还应该挑选一下,当然紧跟着就是文化诠释,或者是通过田野,能够有创造性的看法,这是肯定的。事实上,这些年的应用实践也证明,一方面,有理论指导的项目才有可能有持续性,另一方面,应用反过来也能推动理论的拓展与提升,就像“培植反应单位”,地震的项目结束后,中国两大本土组织的经验就使其原有的含义大大扩充了,并在国际交流与国内应用上得到传播。正是不断地阅读新书,不断地参加田野工作和应用项目,开阔了眼界,也为多样性的创作提供了素材。

孙:您30多年来学术研究的思考脉络与行进路程,为中国的人类学研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您的学术著作、诗集、影像记录片都熔铸了您的人生体悟。无论是在教学还是在田野中,都让后来者在“行”和“思”的过程中,总有思想的启发和一份心灵感动。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期待您的思想与主张能影响更多的后来者倾情于人类学研究。
庄:谢谢!

刊于《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1期(pp13-27)(责任编辑:常英)

“超越民族和民族超越——走生态之路”纳日碧力戈教授在浙江大学东方论坛发表演讲
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庄孔韶教授访谈录
中国政府在决策中倾听人类学家的声音
浙江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成立
全球化中的亚洲与泰国人类学
人类学人座谈记-就业
发布几个本站早期BBS上几个老网友的资料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庄孔韶教授应邀赴美参加影视人类学中美对话
中国人民大学召开“林耀华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纪念会”
奥巴马的母亲安·邓纳姆-人类学博士论文出版
人类学家称DNA分析难以断定曹操墓
庄孔韶文集《行旅悟道》出版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荣获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大会筹办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一个地方学者眼中的国际人类学大会
人大人类学研究所牵头举办举办第16届世界人类学民族学大会电影节隆重举行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落下帷幕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影视人类学影展规模空前
第16届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发表《昆明宣言》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主题展览和人类学片展映备受关注
人类学家景军谈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成就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27日在昆明开幕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文化展览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影视展映

『人类学学界新闻动态』 『关闭窗口』